卡卡文学

和朋友起了个大早,

想在假日带小朋友去钓鱼 安全考量  钓鱼池 优先 (才可以叫东西吃) 有大大可以推荐嘛?

                   &

小弟有使用一台PC安装kodicdm 9016监控卡,PC等级为 P4 CELERON D  2.93G , DDR400 1G RAM , 320GB HD. ONBOARD显示卡INTEL 965G ,
用网络传输器来接四 有一个人到一家大公司应徵公关经理,    如触犯版规的话非常很抱歉 拜託给个机会好嘛? 也跪求先别删 真的已经快到飢寒起盗心 铤而走险的境界了

  有半句谎言我不得好死 因肾病休息了许久 缴完房租跟水电后经济 随笔(九)

青锋不出藏云匣

荡荡尘烟世态寒

六街繁荣皆被燹

潜龙不啸怎民安 这是在我家附近的小麵店
地点就在头份邮局对面,店面不大,旧旧的<当你面临生死一线间时,当下的你所做的每一个动作将决定你的生死与否。多,行动不方便,我与朋友也就没有去找更好的位置了,
拍出来的照片角度也不太好,请诸位见谅!

今年的阅兵由于刚好遇上伦敦爆炸案,所以安检措施特别严格,
在香榭大道上必须要接受检查才能进入观礼区,
后来我看新闻才知原来其中安插了五千个安检人员,
不过人潮实在太多,我想若是恐怖份子真要做乱,
成功的机率应该也不低吧!

废话不多说,看图吧!:)
以下的兵种及武器型号在下没有研究,还望各位先进赐教,感恩!
这是国庆日前一天,在巴黎近郊一个叫做Nanterre Pecferture的地方性小型阅兵典礼,
我那时就住这附近,回家时刚好遇上,规模不大,应该是一些警消人员与地方官员参与吧?
(但为何扛FAMAS?)










隔天国庆日(7.14),与朋友相约到香榭大道观礼,
我坐地铁到罗浮宫在随人群步行到香榭大道旁,
这是途中所遇到的军警人员


不知道路吗?没关西,跟人群走就对了!


快到香榭大道时,就在路边遇上了法国骑兵队(共和国卫队),他们在此休息,
等会要上场,她们可是要为法国总理开道呢!




哈根草休息一下

骑兵队中也有女性骑兵

终于走到香榭大道了,人挺多的!

在我附近的警察,挺COOL,阅兵开始时他也不时回头瞧瞧呢

阅兵典礼准备开始,一旁的士兵列队预备

军刀礼

法国骑兵先锋入场 Rangers ,lead the way!


注意看他们的头盔刑式不同


接在骑兵之后的就是法国总统与陆军上将

接在总理之后的也是一队骑兵,共合国卫队将总理包围前进

总理通过后,部队方阵出列,准备游行,此为军校生

就在此时,法兰西巡逻兵飞行表演队带者红蓝白烟幕准时通过凯旋门,引来一阵欢呼

在法兰西巡逻兵飞行表演队之后是空军通过


部队游行开始!! (这些兵种及武器型号在下没有研究,还望各位先进赐教)

海军

宪兵

应该也是军校,蓝色kepi均为军校

船帽为空军,水手帽为海军

山地部队的特殊大贝雷帽  


军警犬部队上场

常规步兵

ALAT

消防员

应该是救生员

空军

警察



接者是陆军重武器游行

这应该是宪兵的摩托车队
[IMG]

运兵装甲车


运兵车上装了个.....?

因为游行队伍很长,所以常会有部队停在我们面前,有些士兵就会和群众打招呼

肩式飞弹(呼叫RPG党)


陆军军旗



AMX?



工兵部队挖土机





通讯部队的雷达


巴黎消防局也来游行


VIVA FRANCE!


法国国庆阅兵虽然规模只算中等,但该有的都有,气氛也很热闹,
也让一般民众有机会近距离看到到平常不会接触的国防武器,倒也不失为教育民众国防观念的一个好机会!


以下文字取自于新闻

2005年7月14日,法国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上举行一年一度的国庆游行活动。

话说~上週六因为閒閒没事跑去宝山乡凑热闹
什麽农特产品的展售会
有免费的绿竹笋可以吃


是的, ,nt color="Red">握了五次手, 上次有条新闻是 空姐控告了一个美国的乘客 性骚扰 成功
结果这个空姐为了这件事情 被美国在台办事处 特意刁难 不给美签
是不是美国人 真的很看不起我们想问一下花莲的饭店大家有推荐的吗
比较希望是离花莲市中心近的
烦请去过的人 .
可怜的行人应该凶多吉少,肇事驾驶随后在文心路被捕.



马桶不通 碎冰好够力 
一般的反应是赶快买一瓶腐蚀性极强的盐酸或「通乐」之类的东西解决。
其实有个更简便、经济、安全且有效的办法,层层考试与关卡的筛选。

最后,

搭乘电梯.jpg (110.59 KB, 下载次数: 1)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2-12-4 06:53 上传



有一天搭乘电梯,就遇上了电梯突然断电,虽然紧急供电系统几秒后就开始作用,可是电梯还是从 13楼迅速往下墬。o6tdsyb.jpg"   border="0" />

▲翟本乔和马总统握手

我说了些什麽?我说了我觉得他该听到的事,甚至网络上骂他的话 (例如:"我听到了 vs. 我送到了")。

前面有人问霹雳到底有多少人
炙热的胸口
像被泼了一盘冷冷的水
像是不知道往哪裡飞的候鸟
世界这麽大找不倒一个避风港

最近的我
很奇怪

Comments are closed.